IBM世纪大拆分的背后:如何抓住万亿美元的混合云机遇?

来源: 搜狐 2020-11-20 10:45:25

2020年10月8日,具有109年历史的IBM公司宣布历史上首次拆分:将公司旗下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的 IT 基础架构管理服务拆分出来成立一家新的独立上市公司(代称为“NewCo”),而拆分后的IBM公司则专注于价值万亿美元的混合云市场。这也是IBM百年历史上第十任首席执行官Arvind Krishna自今年4月上任以来的第一次重大举措。

IBM世纪大拆分引发了业界极大关注。IBM这次拆分的背后,看准了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机遇,这就是混合云市场。那么,IBM所着眼的混合云市场到底是什么?这个混合云市场究竟有多大?实际上,不同公司和机构有着不同的观点。根据市场调查公司Flexera的2020全球云市场状态调查报告,当前已经有93%的企业采用了多云策略、87%的企业采用了混合云策略。而根据Gartner最新的2020全球IT支出预测,整个企业IT市场将达3.5万亿美元规模,其中IT服务与企业级软件的规模在1.5万亿美元左右。

简单理解,IBM所指向的混合云即由企业级软件和服务(包括咨询和IT服务)以及系统所组成的混合云与IT市场,这是一个增长中的市场;而新公司(NewCo)则着眼于企业IT企业架构管理服务市场,这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平稳市场。

混合云容器:主导下一代企业应用标准

什么是IBM眼中的混合云呢?或者说,以混合云为主导的万亿美元企业IT市场,包括企业级软件、服务(包括咨询与IT服务)和系统所组成的混合云与IT市场,将以怎样的IT形态而存在呢?这就必须要提到当前已经成为混合云及IT产业标准的开源容器Docker及其编排集群管理平台Kubernetes,这也是Krishna主导了IBM以340亿美元对Red Hat红帽公司惊天大收购的重要原因。

此前,企业IT基础设施的主要形态是虚拟机,以IBM、微软、VMware为主的虚拟化技术主导了整整一代的企业IT产业标准。而进入到云和容器时代,以Docker和Kubernetes为代表的新型容器技术成为了新的企业虚拟化技术,容器与微服务架构成为了与虚拟机同样重要的企业虚拟化技术,特别是企业应用的新“底座”。容器不像虚拟机那样需要Hypervisor或Guest Operating System,而是直接共享操作系统内核,同时把所需的所有系统依赖都打包到一个“容器”中,这样就大幅减化了在不同环境中应用迁移的复杂度。

根据Flexera 2020全球云市场状态调查报告,当前企业平均采用3.4个公有云以及3.9个私有云,有高达55%的云上企业应用成为了“孤岛”,跨多云、数据中心和边缘节点的混合云及IT管理成了企业当前的痛点,更不用提混合云应用开发。而在另一方面,容器已经成为主流——65%的企业已经采用Docker、还有14%计划采用Docker,58%的企业已经采用Kubernetes、还有22%计划采用Kubernetes。

因此,Docker容器引擎及容器编排集群管理平台Kubernetes已经成为下一代企业应用的事实上的标准。而在这方面,Red Hat-IBM组合具有着极大的优势。在最新的“Forrester Wave多云容器开发平台,2020Q3”评估中,Red Hat-IBM一骑绝尘、遥遥领先,成为绝对的市场第一领导者,Red Hat-IBM平台对于开发者和运维人员来说都是非常先进的技术平台。

Openshift是基于容器技术搭建容器云平台。OpenShift底层以Docker作为容器引擎驱动,以Kubernetes作为容器编排引擎组件,提供了开发语言、中间件、自动化流程工具及界面等元素,是一套完整的基于容器的应用云平台。Docker作为一个开源项目仅专注于运行时容器,而OpenShift作为一个商业容器云平台,既包含运行时容器也包括REST API、协调和Web界面,以部署和管理各个容器。

Forrester指出,作为基于容器技术Docker和Kubernetes的多云容器平台Red Hat OpenShift是部署最为广泛的多云容器平台,提供了跨多种公有云及企业本地IT环境的强大的开发体验和一致的运维体验。自IBM收购Red Hat以来,IBM对OpenShift进行了巨大的投资,把自己的多云管理、数据与AI服务、集成API等与OpenShift相结合,致力于实现“一次开发、随处部署”。而Forrester调研的用户指出,Red Hat-IBM是云原生企业以及具有复杂传统应用的大型企业的理想平台。

麦肯锡的研究指出当前94%的企业已经处在混合云环境之下,涉及到公有云和私有云。而IBM商业研究院的研究显示,80%的企业工作负载仍然存在于非公有云环境中,特别是关键业务负载主要跨企业本地IT以及私有云环境。是什么阻止了大部分的企业工作负载走向公有云?IBM认为,这主要是企业合规和安全的要求,而60%的混合云市场机会在于银行、政府、电信和医疗等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这就需要开放、安全、可管理的混合云平台以及基于该平台的软件和推动走向混合云之旅的专业服务。

拆分后的IBM:建立混合云平台经济

由于基于容器的混合云及IT市场正蓬勃兴起,2020全球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了这个趋势,IBM在2020年10月8日宣布了世纪大拆分。在10月8日当天的投资者线上说明会上, Krishna表示IBM在过去的数年间已经面向万亿美元的混合云市场建立了坚实的基础,而收购Red Hat进一步建立了IBM在混合云平台的领导地位。之前的IBM上一任CEO 罗睿兰曾向云、大数据、AI等新兴企业级技术投资超过1200亿美元,这些技术投资如今都进一步巩固了Red Hat OpenShift平台的市场地位。

Krishna强调,由于企业对于混合云技术的不断采用,以及数字化转型的加速,客户需求正在快速变化:对于基础设施及应用服务的采购和使用,出现了不同的采购周期、明显不同的选择标准以及不同的决策者。因此,IBM决定将GTS中企业基础架构管理服务的业务(除去IBM公有云)分拆出去成立一家新的上市公司,也就是负责管理那些客户自有基础设施的服务业务。而新的IBM则承接IBM公有云、Red Hat、大机和企业系统、GBS、GTS(除去IT托管服务)、AI与数据分析软件等资产,并专注于万亿美元的混合云市场,确切地说是专注于建立IBM混合云平台的产业地位。

此前,Krishna在上任伊始就发出了公开信,指出混合云是继大型机、服务、中间件之后,IBM的下一个更为持久的平台,而且将比前三大平台“活得更久”。IBM对于混合云的期待在于建立企业IT的下一个产业性平台:

首先,Linux是整个企业IT的事实性标准操作系统,Red Hat Linux与容器以及Kubernetes一起提供了下一代企业IT“操作系统”,将引发整个企业IT的架构性变革;而OpenShift可以跨本地、公有云、私有云、IBM Z主机及Power服务器等完整的企业IT基础设施,加上IBM面向企业关键业务和高度监管工作负载的设计,则可以满足企业对于下一代IT的完整需求。

其次,在企业IT基础设施之上是IBM的中间件,而IBM久负盛名的中间件已经全部容器化了,全新的IBM Cloud Paks可通过集成到OpenShift上的云就绪的开源软件包,扩展更多的能力,包括数据、自动化、应用、集成、多云管理、安全等。现在,企业可以在部署了OpenShift的任何地点,运行自己的应用软件。OpenShift良好的可扩展性节约了企业的大量时间,同时通过一致的开发、安全、运维灵活性等,让企业以全新的方式开发和使用应用软件。

再次,IBM Services的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GBS可提供深厚的行业知识,帮助客户在混合云环境对应用进行现代化、应用迁移、构建云原生应用或管理应用。随着越来越多的客户不断采用IBM的混合云平台,IBM正在打造一个庞大的混合云生态系统,包括了市场上顶尖的ISV、主流系统集成商、云服务商、领先的管理服务商和领先的行业客户。

作为一个持久性平台和产业性平台,IBM自然要建立相应的平台经济。“混合云平台经济”成为了Krishna眼中的“皇冠”,Krishna所谓混合云的万亿美元机遇包括:3000亿的云转型服务市场,涉及IBM的应用现代化服务及OpenShift Everywhere服务;4500亿美元的云软件与平台,涉及Red Hat软件和Marketplace、Cloud Paks、企业就绪的AI应用等;2300亿美元的云基础设施,涉及IBM LinuxOne with Openshift on Z以及IBM行业公有云。

而以Red Hat DevOps和开放的混合云平台为主的平台机遇,即意味着:该平台每产生1美元收入,将带动其下的基础设施收入1-2美元(涉及IBM系统硬件和IBM公有云),其上的软件收入3-5美元(涉及IBM数据与AI、供应链和资产管理等应用,以及IBM中间件),以及最上层的云转型服务6-8美元(涉及IBM服务),也就是说平台1美元收将带来上下游10-15美元的收入。

IBM混合云平台及其广泛的生态圈:企业的未来IT架构之选

市场咨询公司WIKIBON认为,IBM的机会在于把Red Hat OpenShift扩散到IBM广大的客户群中以提升Red Hat的市场占有率,而且OpenShift本身就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在开源社区也有接受度,那么IBM只要把OpenShift扩散到所有的公有云、私有云、企业本地数据中心、边缘数据中心等所有的企业计算环境中,就能把这些计算环境连接起来。而IBM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获得和实现巨大的商业价值。

IBM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包卓蓝(Alain C. Benichou)在谈到本次拆分时表示,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有四大挑战。第一是令人头痛的多供应商基础设施运维支持;第二是混合云环境微服务管理复杂;第三是云计算成本增加以及供应商锁定风险;第四是缺乏IT技能、IT无弹性和敏捷性、应用上市慢。包卓蓝强调,企业需要一个统一的集成的混合多云架构,这也正是绝大部分客户没有的环境。

(IBM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包卓蓝)

好消息是IBM有解决方案。IBM的混合多云方案是在收购红帽之后所开发出来的基于OpenShift的开放式混合多云平台,包卓蓝强调,这也是唯一能够实现容器在不同云平台以及驻地环境中无缝移动的云平台。可以说,这个平台所支持的不仅是IBM自己的公有云,AWS、阿里云等也已经获得了在这个平台上的认证。

IBM副总裁、大中华区云计算与认知软件总经理缪可延在谈到本次分拆时强调,IBM的混合云平台及其广泛的生态圈,是企业面向未来的IT架构之选。在收购红帽公司之前,IBM在混合云领域具备了IBM系统、IBM公有云、边缘计算等企业级基础设施,Cloud Paks云化中间件和扩展PaaS及AI应用等软件,以及IBM云转型服务;收购红帽公司之后在基础设施层与软件层之间加上Red Hat OpenShift开放混合云容器平台,就形成了完整的IBM混合云平台并将IBM混合云生态圈扩展到其它公有云和基础设施、第三方生态圈合作伙伴以及全球系统集成商。

2020年11月是IBM Cloud Paks在中国上市一周年。从去年发布以来,Cloud Paks在大中华地区已经有74个客户,已经全部走上了混合云的旅程。2019年第四季度,IBM推出了Cloud Paks企业级容器化解决方案,包含应用、数据、集成、自动化、多云管理、安全等六大应用。而Forrester发布的一份关于Cloud Paks的总体影响研究报告显示,OpenShift+Cloud Paks+上层应用软件的三层框架交付方式,可以以一半的运行成本为企业带来三倍加强的能力,为客户提供跨多种场景的一致性无缝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拆分出来的新公司(NewCo)一成立就将成为全球领先的基础架构管理服务提供商。它与全球 115个国家或地区的 4,600多家受到严格监管的技术密集型客户建立了合作关系,这其中包括超过 75% 的《财富》100强企业,拥有价值 600亿美元的业务,规模是排名第二的竞争对手的两倍多。

结尾:IBM的世纪大拆分后将出现两家公司——聚焦混合云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IBM,以及聚焦基础架构管理服务的新公司。没有了捆绑客户束缚的IBM,将能更加开放和更加自由地追逐和开拓万亿美元混合云市场机遇,将自己建立为企业IT新世纪的平台。而对于广大业内厂商和生态伙伴来说,现在是时候思考如何围绕IBM混合云平台,重塑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从而与IBM一起共同开拓万亿美元混合云市场的大未来。
(本文来源 搜狐)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标签:

相关阅读